《舟山日报》 《舟山晚报》 电视直播 便民服务 测试平台
当前位置: 舟山在线 > 舟山 > 正文

电信诈骗的号码是怎么来的 舟山警方挖出一条“黑卡”产业链 源头竟是通信代理商为了

在手机上阅读:
舟山在线整理 
舟山在线核心提示:源头居然是通信运营商的代理商为了完成办卡销售指标……

浙江24小时—钱江晚报首席记者 肖菁 通讯员 陈洪娜

手机办卡都是实名制,那些用于电信诈骗、敲诈勒索、暴力追债等犯罪活动的手机号是哪里来的?追根溯源,浙江舟山警方挖出一条“黑卡”产业链。

源头居然是通信运营商的代理商为了完成办卡销售指标。

近日,舟山市定海区检察院对舟山“黑卡”系列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的6名犯罪嫌疑人依法批准逮捕。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为完成销售目标,通信代理商制作黑卡刷单

今年4月14日,公安机关接到群众举报称有人利用“黑卡”进行电信诈骗活动。公安机关遂根据电话号码展开倒查,顺藤摸瓜,发现此类诈骗电话并不是开号本人在使用,而且这些电话卡主要集中在舟山市一通信运营商的几个代理商和员工名下办理。

龚某由此进入警方视线。

龚某是某通信运营商的代理商,在舟山开有三家门店,主要是出售手机和通信电信手机卡。今年2月的一天,龚某在与负责自己所在区域的业务经理庄某交谈时,庄某提到因完不成公司的销售指标而“压力山大”。于是,龚某把之前自己了解到的开卡渠道,告诉了庄某。

庄某对“黑卡”市场早有耳闻,当场决定和龚某合作来帮自己和同事完成销售指标。

于是,庄某每次有需要就把需要开卡的工号和数量发给龚某。

龚某有他自己的上家,他把这些信息发给上家,对方就会向提供的工号上传相应的公民个人信息,这样一来,庄某的开卡目标就完成了。

龚某通过上家买入公民个人信息用以开卡的价格是每个人每张卡15元,一转手他就以30元的价格卖给庄某。

从2月份到案发,龚某和庄某交易的“黑卡”近2000张,交易额达6.5万余元。

激活后的手机卡,大部分庄某就算是完成自己和同事的销售业绩,还有些则进行了倒卖。

“黑卡”就这样通过层层倒卖流入市场,成为骚扰电话、垃圾短信、推销电话等犯罪的“蒙面布”。

帮忙办理黑卡,幕后是谁

按照工业和信息化部规范电信服务的要求,个人到营业厅申请手机卡、办理新用户入网业务时,都需要提供身份证进行实名制认证,才能按照程序开始办理。

那这些用于办理“黑卡”实名认证的公民信息,从何而来?

26岁的徐某,安徽人,他从2018年11月开始做“开卡”业务,他先从网上购买了破解版的开卡软件,随后又从网络上以3元每条的价格非法批量购买公民身份信息。若有人找他开卡,只需要提供一个通讯公司职工的工号,徐某通过破解版的开卡软件将非法获取的公民个人信息上传到该工号下,接下来,通讯运营商的员工就可以在自己工号下,轻松完成开卡。

据徐某交代,他的客户除了龚某,还有黑某、欧某等多名犯罪嫌疑人,这些人遍布舟山、杭州、四川等地。

破解版开卡软件为“黑卡”的诞生提供了技术源头,也成为整个“黑卡”产业链中最神秘的一环。这幕后“高手”又是谁呢?

24岁的朱某,江苏人,大学学的是网络管理专业,一直从事帮人写代码做软件的工作。去年9月,有人找他做通信运营商手机开卡软件的破解版,朱某利用自己的专业特长,摸索开发出了这款手机开卡软件的破解版。

“正版的开卡软件必须是开卡人本人实名手持身份证开卡,而这个破解版软件可以跳过本人实名认证开卡流程,直接在电脑上批量上传公民个人信息的相关资料,做到虚假开卡。”朱某到案后交代。

朱某的破解软件刚出炉,很快就有买家主动找上门来。今年2月,徐某的合伙人张某以4888元的价格从朱某处购得了此款软件,用于开“黑卡”业务。

至此该起层级分明、利益链条完整、网上网下相结合的刑事案件得以还原。犯罪份子利用非法获取的公民个人信息,大量注册电话卡,再卖给下游的犯罪分子实施电信诈骗、暴力追债等犯罪活动,社会影响恶劣。

电信诈骗的号码是怎么来的 舟山警方挖出一条“黑卡”产业链 源头竟是通信代理商为了冲业绩

关键词:号码 舟山 警方 电信诈骗 是怎么

相关内容:
免责声明
我们尊重原创,本网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让更多人获取有价值的内容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知,我们会尽快删除!
网友评论:
舟山新闻
热点推荐